地点

1

上海

Straßenbild von Shanghai

2

重庆

Vor dem Stadttor

3

成都

Hedwig Weiss in ihrer Sänfte in der Straße des Konsulats, März 1912

4

云南府(昆明)

Wahrscheinlich Einweihung des Konsulats

出处:培根《埃克塞尔西奥世界地图集》(Bacons Large Excelsior Atlas of the World),地图:亚洲和欧洲(局部),伦敦:培根,约1920年。德国柏林国家图书馆书目号:IIIC 2° Kart.B1858。

1 上海

这座城市

“那是一个温和无风的傍晚,我们乘坐着灵活的人力车,沿着明亮的外滩相互追随着前行。眼前的这一切就像是在梦中:汽车的鸣叫声,耳畔电气的铃声听上去跟柏林家乡的声音并没有多大不同。但是,在旁边还有一幕对我来说不寻常的景象:小车的车夫半裸着、气喘吁吁,在英国殖民地的街角,棕色的印度警官带着鲜红的头巾,有着黑亮的胡须,小马拉着的小车上,赶车的车夫身着白色服装,头戴一顶尖尖的帽子,头上飘着一根长长的辫子。”

(海德维希·魏司-索伦伯格,《中国革命时期的日记摘抄》,《公正:外交政策月刊》(Gerechtigkeit: Monatshefte für Auswärtige Politik),1919年,页697-706,译。)

2 重庆

抵达

“当我被人用轿子抬进这座城市时,我永远不会忘记它给我的第一印象。轿夫们在我前面,当要交换抬轿的横樑时,他们便用嘶哑的声音大喊着‘走开’!随后用带着唱腔的语调喊着‘Bangko’(音)。两位领事馆派来的‘卫兵’跑在前面。他们袒露着胸脯,飞奔过去,不时还回头看着。他们身穿看起来像是蓝色的制服,胸前印着“大德意志领事”的字样。然而,在街上简直难以形容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要找到一个突破口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他们把摊贩和负载拖拉机赶到街边,赶走了倔强的骡子,警示着女人和小孩们。”

(海德维希·魏司-索伦伯格回忆录第二部中国,译)

这座城市

“这座用粗糙的砂岩所建造的城市既不可爱更不美丽,但它却与身边的自然风光如此的和谐共融。它用骄傲而又阴沉的目光注视着脚下两条波涛汹湧的大江,一条如水晶般的清澈,而它的大哥长江却浑浊而昏黄,它们在城墙底部交汇、融合在一起。它们如同四川这个富裕省会的经济动脉,而重庆就是它们的大门。城墙带有瞭望塔和弓起的门拱,环绕着这座城市,看上去它几乎无法围住城市里熙熙攘攘、快要溢出的人群。……”

(海德维希·魏司-索伦伯格回忆录第二部中国,译)

领事馆

“德国领事馆在我们的前方,一座简单的、半欧洲式的建築。这里长期无人居住,只是有时会住着一位使馆的值班人员。尽管重庆是四川省的贸易中心,总督和总督府还是位於成都,成都还是国外代表的行政驻地。房子离地面很高,你可以从这里望到西城墙外的群山。像宜昌一样,前面的绿色丘陵地段只有一个坟场。这座房子本身也同样宽敞冷清。”

(海德维希·魏司-索伦伯格回忆录第二部中国,译)

生活

“我们已经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命运,那就是先待在重庆。因为成都来了一个可靠消息:那里的所有外地过去的人都会变得穷困潦倒,因为那里正处於一个完全无政府的状态。我们的几个德国人也同样这样希望,因此,我的丈夫当然也就待在了重庆。我们尽可能地打理好在重庆的生活。上午,我的丈夫试图藉助中国快报报道的消息起草简短的情况报道,这些报道我在他后来的口述中记录了下来。下午,我们被从只有四面光秃秃的墙壁的家中赶了出来,我们必须靠自己的力量在这座城市里辨认方向,为此,我们买了两匹小马,因为坐在轿子里面不是很舒服,尤其是其中一个轿子还会与另一个分开很远。”

(海德维希·魏司-索伦伯格回忆录第二部中国,译)

3 成都

抵达

“当成都府雄伟的城墙在第二晚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有多么高兴!目的地马上就要到了:过一座壮丽的桥——马可波罗桥(因为他在游记里面已经提到它了),然后穿过高高的东门就到了。走过几条街后一个一边笑一边在我们身旁走动的中国人燃起了响亮的烟花来迎接我们。大大小小的门都开了,门后是一个布满鲜花的大院—— 我们到了。”

(海德维希·魏司-索伦伯格回忆录第二部中国,译)

这座城市

“成都一直是一个特别美观,富有的城市,在马可波罗时期它甚至有童话一般的色彩 …… 我们看到的成都也还是一座富裕、干净而且对自己很满足的城市,它是富饶的四川省及其贵重丝绸的仓库和运输通道;是西藏边界地区有纳贡义务的人来川的聚居地。它的交通要道都很宽,而且是用干净的砂石板均匀地铺砌而成。古老而著名的‘东大街’有数公里长。”

商业街上的店铺都很美观。商人们懂得怎样把奢侈品、皮货、银器、绣品摆设得惹人喜欢。漆柱、绘画和纸灯艺术性地点缀着店铺的内部。大街上虽然车水马龙,但却没有中国其他一些城市里所充斥的那种令人窒息和恐惧的拥挤混乱。”

(海德维希·魏司-索伦伯格回忆录第二部中国,译)

领事馆和花园

“两个石狮子保护着我们的领事馆的入口。穿过高大的正门就到了前院。前院里,前探的旧瓦屋顶下是仆人们住的地方和马棚。在房的一角开白花的半野生的蔷薇一直爬到了房顶。通往第二个院子的门是金色的。后面的院子比前院更干净,地面比前院铺得更整齐。后院里,处处是有些呆板的正在开花的牡丹和种在石制圆桶里的深色绿叶植物,这些几乎给后院添上了节日般的色彩。”

“花园是一个艺术品而且完全是中国式样。一座座小的假山中间间或布有浪漫的岩洞和散步的小径。即便是雨天,人们也可以在花园里散步。这些小径的尽头常常是圆形的月门。当你将目光穿过月门投到门后的荷花池和凉亭的时候,你所看到的便是它们最宜人的一面。”

(海德维希·魏司-索伦伯格回忆录第二部中国,译)

生活

“在拜访了所有的风景名胜——孔庙、丝绸之路、成都有名的老茶馆之后,每天早晨,我们就骑上我们活跃而耐劳的小马去城外,我们的狗跟在后面。我们很快就熟识了那些美丽的,隐藏在竹林中的庙宇、孤单的村庄、稻田和那条如画般时隐时现,蜿蜒曲折的河 。这些就是在成都的生活中唯一的调剂品了。日子常常是平静而漫长的,只是偶尔被抢掠事件,街头战斗或者是一些关于与四川敌对的云南兵的传言所打破。据说这些云南兵配有强悍的大炮而且他们的一支壮大部队逼得越来越近。”

(海德维希·魏司-索伦伯格回忆录第二部中国,译)

4 云南府(昆明)

抵达

“在第三天的下午,我们到达了1800米高的云南高原并行驶进了法国铁路的终点站:云南府。当我们下火车时,从山上刮来的清风吹过耳畔。第一次看到太阳光时我觉得它不仅是耀眼,而且几乎让人难以忍受。不过我还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我在这高原上像是得到了新生。在这片陌生之地的一个小小的火车站上,我们却见到了我们故乡的一小部分:Lump, Thora 和 Strick (魏司家的三条狗)正在这里兴高采烈地欢迎我们。”

(海德维希·魏司-索伦伯格回忆录第二部中国,译)

这座城市

“云南府在当时是一个不重要的小山区,不能和大而富饶的成都府相提并论。但是由东京(越南)北上的铁路使它成了一个有前景的交易场。外国殖民地很小:司空见惯的几个传教士、一个法国医生、几个德国人以及中国和东京大公司的代理人。是的,甚至还有一个德国妇女带着一个四岁的孩子。”

(海德维希·魏司-索伦伯格回忆录第二部中国,译)

领事馆

“那座坚固的石制房子耸立在一片荒芜的大场地中间。房子共两层并配有阳台和门廊。另有一所中式的屋子被用作马棚和佣人的住房。房前有两个小池塘,一条河从花园后流过……

站在阳台上你可以遥望到云南的高原。我目前在中国看到的所有风景都不具备云南高原的这般特色。我曾一次次站在阳台上,将这片国土的美景纵收眼底。与此同时,山上的清风吹来,舞动着我的头发。呈现在我眼前的是绿色的牧场,牛马漫步其中;高高的,上面种着深色柏树的路堤直穿整片土地;还有那乡间路和沿行在其上的长长的骡马队。”

(海德维希·魏司-索伦伯格回忆录第二部中国,译)

生活

“傍晚,西面的群山黑了下来,变成了包容大地的剪影;而东面的群山还反映着落日粉红的余晖。还有太阳!在云南无论风是不是还在猛烈地吹,太阳几乎总是闪耀着。太阳和风,我是多么喜欢它们!我很高兴我的孩子将会在这片明亮的土地上出生,‘云的南方’——正如云南二字的字面翻译。

云南市(今昆明)也有吸引人的地方,但它在很多方面完全不像中国的城市。山区的部落人口赋予了它自己的个性。早晨,一长队着装艳丽,身带篮子的陌生民族来到市场。他们中间有掸族(Shan)和苗族(Miotze)国的人,对了,甚至所谓的‘温顺的倮倮族人’也在他们中间。后者常常让我们想起我们那些粗野的朋友。”

(海德维希·魏司-索伦伯格回忆录第二部中国,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