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點

1

上海

Straßenbild von Shanghai

2

重慶

Vor dem Stadttor

3

成都

Hedwig Weiss in ihrer Sänfte in der Straße des Konsulats, März 1912

4

雲南府(昆明)

Wahrscheinlich Einweihung des Konsulats

出處:培根《埃克塞爾西奧世界地圖集》(Bacons Large Excelsior Atlas of the World),地圖:亞洲和歐洲(局部),倫敦:培根,約1920年。德國柏林國家圖書館書目號:IIIC 2° Kart.B1858。

1 上海

這座城市

“那是一個溫和無風的傍晚,我們乘坐著靈活的人力車,沿著明亮的外灘相互追隨著前行。眼前的這一切就像是在夢中:汽車的鳴叫聲,耳畔電氣的鈴聲聽上去跟柏林家鄉的聲音並沒有多大不同。但是,在旁邊還有一幕對我來說不尋常的景象:小車的車夫半裸著、氣喘吁吁,在英國殖民地的街角,棕色的印度警官帶著鮮紅的頭巾,有著黑亮的鬍鬚,小馬拉著的小車上,趕車的車夫身著白色服裝,頭戴一頂尖尖的帽子,頭上飄著一根長長的辮子。”

(海德維希·魏司-索倫伯格,《中國革命時期的日記摘抄》,《公正:外交政策月刊》(Gerechtigkeit: Monatshefte für Auswärtige Politik),1919年,頁697-706,譯。)

2 重慶

抵達

“當我被人用轎子抬進這座城市時,我永遠不會忘記它給我的第一印象。轎夫們在我前面,當要交換抬轎的橫樑時,他們便用嘶啞的聲音大喊著‘走開’!隨後用帶著唱腔的語調喊著‘Bangko’(音)。兩位領事館派來的‘衛兵’跑在前面。他們袒露著胸脯,飛奔過去,不時還回頭看著。他們身穿看起來像是藍色的制服,胸前印著“大德意志領事”的字樣。然而,在街上簡直難以形容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要找到一個突破口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他們把攤販和負載拖拉機趕到街邊,趕走了倔強的騾子,警示著女人和小孩們。”

(海德維希·魏司-索倫伯格回憶錄第二部中國,譯)

這座城市

“這座用粗糙的砂岩所建造的城市既不可愛更不美麗,但它卻與身邊的自然風光如此的和諧共融。它用驕傲而又陰沉的目光注視著腳下兩條波濤洶湧的大江,一條如水晶般的清澈,而它的大哥長江卻渾濁而昏黃,它們在城墻底部交匯、融合在一起。它們如同四川這個富裕省會的經濟動脈,而重慶就是它們的大門。城墻帶有瞭望塔和弓起的門拱,環繞著這座城市,看上去它幾乎無法圍住城市裡熙熙攘攘、快要溢出的人群。……”

(海德維希·魏司-索倫伯格回憶錄第二部中國,譯)

領事館

“德國領事館在我們的前方,一座簡單的、半歐洲式的建築。這裡長期無人居住,只是有時會住著一位使館的值班人員。儘管重慶是四川省的貿易中心,總督和總督府還是位於成都,成都還是國外代表的行政駐地。房子離地面很高,你可以從這裡望到西城墻外的群山。像宜昌一樣,前面的綠色丘陵地段只有一個墳場。這座房子本身也同樣寬敞冷清。”

(海德維希·魏司-索倫伯格回憶錄第二部中國,譯)

生活

“我們已經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的命運,那就是先待在重慶。因為成都來了一個可靠消息:那裡的所有外地過去的人都會變得窮困潦倒,因為那裡正處於一個完全無政府的狀態。我們的幾個德國人也同樣這樣希望,因此,我的丈夫當然也就待在了重慶。我們盡可能地打理好在重慶的生活。上午,我的丈夫試圖藉助中國快報報道的消息起草簡短的情況報道,這些報道我在他後來的口述中記錄了下來。下午,我們被從只有四面光禿禿的墻壁的家中趕了出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力量在這座城市裡辨認方向,為此,我們買了兩匹小馬,因為坐在轎子裡面不是很舒服,尤其是其中一個轎子還會與另一個分開很遠。”

(海德維希·魏司-索倫伯格回憶錄第二部中國,譯)

3 成都

抵達

“當成都府雄偉的城牆在第二晚出現在我們面前時,我有多麼高興!目的地馬上就要到了:過一座壯麗的橋——馬可波羅橋(因為他在游記裡面已經提到它了),然後穿過高高的東門就到了。走過幾條街後一個一邊笑一邊在我們身旁走動的中國人燃起了響亮的煙花來迎接我們。大大小小的門都開了,門後是一個布滿鮮花的大院—— 我們到了。”

(海德維希·魏司-索倫伯格回憶錄第二部中國,譯)

這座城市

“成都一直是一個特別美觀,富有的城市,在馬可波羅時期它甚至有童話一般的色彩 …… 我們看到的成都也還是一座富裕、干淨而且對自己很滿足的城市,它是富饒的四川省及其貴重絲綢的倉庫和運輸通道;是西藏邊界地區有納貢義務的人來川的聚居地。它的交通要道都很寬,而且是用干淨的砂石板均勻地鋪砌而成。古老而著名的‘東大街’有數公裡長。”

商業街上的店鋪都很美觀。商人們懂得怎樣把奢侈品、皮貨、銀器、繡品擺設得惹人喜歡。漆柱、繪畫和紙燈藝術性地點綴著店鋪的內部。大街上雖然車水馬龍,但卻沒有中國其他一些城市裡所充斥的那種令人窒息和恐懼的擁擠混亂。”

(海德維希·魏司-索倫伯格回憶錄第二部中國,譯)

領事館和花園

“兩個石獅子保護著我們的領事館的入口。穿過高大的正門就到了前院。前院裡,前探的舊瓦屋頂下是仆人們住的地方和馬棚。在房的一角開白花的半野生的薔薇一直爬到了房頂。通往第二個院子的門是金色的。後面的院子比前院更干淨,地面比前院鋪得更整齊。後院裡,處處是有些呆板的正在開花的牡丹和種在石制圓桶裡的深色綠葉植物,這些幾乎給後院添上了節日般的色彩。”

“花園是一個藝術品而且完全是中國式樣。一座座小的假山中間間或布有浪漫的岩洞和散步的小徑。即便是雨天,人們也可以在花園裡散步。這些小徑的盡頭常常是圓形的月門。當你將目光穿過月門投到門後的荷花池和涼亭的時候,你所看到的便是它們最宜人的一面。”

(海德維希·魏司-索倫伯格回憶錄第二部中國,譯)

生活

“在拜訪了所有的風景名勝——孔廟、絲綢之路、成都有名的老茶館之後,每天早晨,我們就騎上我們活躍而耐勞的小馬去城外,我們的狗跟在後面。我們很快就熟識了那些美麗的,隱藏在竹林中的廟宇、孤單的村庄、稻田和那條如畫般時隱時現,蜿蜒曲折的河 。這些就是在成都的生活中唯一的調劑品了。日子常常是平靜而漫長的,隻是偶爾被搶掠事件,街頭戰斗或者是一些關於與四川敵對的雲南兵的傳言所打破。據說這些雲南兵配有強悍的大炮而且他們的一支壯大部隊逼得越來越近。”

(海德維希·魏司-索倫伯格回憶錄第二部中國,譯)

4 雲南府(昆明)

抵達

“在第三天的下午,我們到達了1800米高的雲南高原並行駛進了法國鐵路的終點站:雲南府。當我們下火車時,從山上刮來的清風吹過耳畔。第一次看到太陽光時我覺得它不僅是耀眼,而且幾乎讓人難以忍受。不過我還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感覺我在這高原上像是得到了新生。在這片陌生之地的一個小小的火車站上,我們卻見到了我們故鄉的一小部分:Lump, Thora 和 Strick (魏司家的三條狗)正在這裡興高採烈地歡迎我們。”

(海德維希·魏司-索倫伯格回憶錄第二部中國,譯)

這座城市

“雲南府在當時是一個不重要的小山區,不能和大而富饒的成都府相提並論。但是由東京(越南)北上的鐵路使它成了一個有前景的交易場。外國殖民地很小:司空見慣的幾個傳教士、一個法國醫生、幾個德國人以及中國和東京大公司的代理人。是的,甚至還有一個德國婦女帶著一個四歲的孩子。”

(海德維希·魏司-索倫伯格回憶錄第二部中國,譯)

領事館

“那座堅固的石制房子聳立在一片荒蕪的大場地中間。房子共兩層並配有陽台和門廊。另有一所中式的屋子被用作馬棚和佣人的住房。房前有兩個小池塘,一條河從花園後流過……

站在陽台上你可以遙望到雲南的高原。我目前在中國看到的所有風景都不具備雲南高原的這般特色。我曾一次次站在陽台上,將這片國土的美景縱收眼底。與此同時,山上的清風吹來,舞動著我的頭發。呈現在我眼前的是綠色的牧場,牛馬漫步其中;高高的,上面種著深色柏樹的路堤直穿整片土地;還有那鄉間路和沿行在其上的長長的騾馬隊。”

(海德維希·魏司-索倫伯格回憶錄第二部中國,譯)

生活

“傍晚,西面的群山黑了下來,變成了包容大地的剪影;而東面的群山還反映著落日粉紅的余暉。還有太陽!在雲南無論風是不是還在猛烈地吹,太陽幾乎總是閃耀著。太陽和風,我是多麼喜歡它們!我很高興我的孩子將會在這片明亮的土地上出生,‘雲的南方’——正如雲南二字的字面翻譯。

雲南市(今昆明)也有吸引人的地方,但它在很多方面完全不像中國的城市。山區的部落人口賦予了它自己的個性。早晨,一長隊著裝艷麗,身帶籃子的陌生民族來到市場。他們中間有撣族(Shan)和苗族(Miotze)國的人,對了,甚至所謂的‘溫順的倮倮族人’也在他們中間。後者常常讓我們想起我們那些粗野的朋友。”

(海德維希·魏司-索倫伯格回憶錄第二部中國,譯)